创意

中国水晶的传说&外国的水晶传说

字号+ 发布者:3d3d 来源:工业设计.中国 2008-09-27 [在线反馈] 我要评论

 古往今来,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莫过于水晶。它常被人们比作贞洁少女的泪珠,夏夜天穹的繁星,圣人智慧的结晶,大地万物的精华。人们还给珍奇的水晶赋予许多美丽的神话事故,把象征、希望和一个个不解之谜寄托于它。

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
 古往今来,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莫过于水晶。它常被人们比作贞洁少女的泪珠,夏夜天穹的繁星,圣人智慧的结晶,大地万物的精华。人们还给珍奇的水晶赋予许多美丽的神话事故,把象征、希望和一个个不解之谜寄托于它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有关东海水晶的来历,民间广泛流传两个故事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一种传说,这里的水晶是由天上的晶牛带来的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据讲早先东海牛山脚下有个种瓜老汉,摆弄了一辈子西瓜。这年春旱,牛山都干裂了缝。瓜老汉种了五亩西瓜,每天拼死拼活担水浇灌才保住了一个西瓜。西瓜越长越大,不觉竟有笆斗大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这天晌午,邻村财主“烂膏药”走得口渴,非要买这个瓜解渴。老汉正迟疑,这时忽然从瓜肚子里传来牛的哀求声:“瓜爷爷,我是牛山的神牛,你快救救我。”瓜老汉觉得奇怪,问:“你怎么钻到瓜肚子里了?”牛说:“天太热,我渴极了钻到这瓜里喝瓜汁,撑得出不来了。”“我怎么救你呢?”瓜老汉急得直搓手。牛说:“这西你千万不可卖给那坏蛋,他若进贡皇上,牛山就没宝啦!你趁早把西瓜打开,放我出去。”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正说间,烂膏药使唤家丁前来抢西瓜,说时迟那时快,瓜老汉挥刀朝西瓜劈下,就听“轰隆”一声,一道金光从瓜里射出来,照亮了半边天空。整个牛山放光闪烁。再看,跟着金光奔出来的那头晶牛拉个晶硫子,晶明透亮,把人的眼睛都照花了。神牛见了老汉,跪倒就磕头:“瓜爷爷,你这地里有晶豆子,收吧!”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烂膏药瞧见了晶牛,大喜过望,忙使唤家丁:“牛怕三撑,快撒开拦住,逮住晶牛,得晶硫子,收晶豆子!”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一伙家丁团团将晶牛围住,晶牛东奔西突,晶硫子拉到哪里,哪里晶光闪烁。晶牛左冲右闯也出不了重围,瓜老汉急了,使刀背照准牛屁股“咚”地掴了一下,喊声: “还不快点走!”只听“哞”的一声吼,晶牛负痛窜将起来,一下子将烂膏药撞个七窍流血,过后腾空朝牛山奔去,只见牛山金光一炸,晶牛一头钻进山肚里去了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家丁们哭丧着脸,收拾烂豪药尸首拉了回去。瓜老汉再定神细看,满地上点点火亮蹦跳,他找来钗锨一挖,挖出些亮晶晶、水灵灵的石头,原来竟是些值钱的水晶石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与神牛,东海民间还有一种说法:相传天上一头神牛偷下凡间,偷吃瓜农的西瓜,被瓜园的主人发现,一路追赶,从西南到东北,神牛一边奔跑,一边撒尿,清纯的牛尿浸到哪块地里,哪块地里就长出了水晶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外国的水晶传说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的传说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(1)东海民间传说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古往今来,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莫过于水晶。它常被人们比作贞洁少女的泪珠,夏夜天穹的繁星,圣人智慧的结晶,大地万物的精华。人们还给珍奇的水晶赋予许多美丽的神话事故,把象征、希望和一个个不解之谜寄托于它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有关东海水晶的来历,民间广泛流传两个故事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一种传说,这里的水晶是由天上的晶牛带来的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据讲早先东海牛山脚下有个种瓜老汉,摆弄了一辈子西瓜。这年春旱,牛山都干裂了缝。瓜老汉种了五亩西瓜,每天拼死拼活担水浇灌才保住了一个西瓜。西瓜越长越大,不觉竟有笆斗大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这天晌午,邻村财主“烂膏药”走得口渴,非要买这个瓜解渴。老汉正迟疑,这时忽然从瓜肚子里传来牛的哀求声:“瓜爷爷,我是牛山的神牛,你快救救我。”瓜老汉觉得奇怪,问:“你怎么钻到瓜肚子里了?”牛说:“天太热,我渴极了钻到这瓜里喝瓜汁,撑得出不来了。”“我怎么救你呢?”瓜老汉急得直搓手。牛说:“这西你千万不可卖给那坏蛋,他若进贡皇上,牛山就没宝啦!你趁早把西瓜打开,放我出去。”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正说间,烂膏药使唤家丁前来抢西瓜,说时迟那时快,瓜老汉挥刀朝西瓜劈下,就听“轰隆”一声,一道金光从瓜里射出来,照亮了半边天空。整个牛山放光闪烁。再看,跟着金光奔出来的那头晶牛拉个晶硫子,晶明透亮,把人的眼睛都照花了。神牛见了老汉,跪倒就磕头:“瓜爷爷,你这地里有晶豆子,收吧!”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烂膏药瞧见了晶牛,大喜过望,忙使唤家丁:“牛怕三撑,快撒开拦住,逮住晶牛,得晶硫子,收晶豆子!”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一伙家丁团团将晶牛围住,晶牛东奔西突,晶硫子拉到哪里,哪里晶光闪烁。晶牛左冲右闯也出不了重围,瓜老汉急了,使刀背照准牛屁股“咚”地掴了一下,喊声: “还不快点走!”只听“哞”的一声吼,晶牛负痛窜将起来,一下子将烂膏药撞个七窍流血,过后腾空朝牛山奔去,只见牛山金光一炸,晶牛一头钻进山肚里去了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家丁们哭丧着脸,收拾烂豪药尸首拉了回去。瓜老汉再定神细看,满地上点点火亮蹦跳,他找来钗锨一挖,挖出些亮晶晶、水灵灵的石头,原来竟是些值钱的水晶石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与神牛,东海民间还有一种说法:相传天上一头神牛偷下凡间,偷吃瓜农的西瓜,被瓜园的主人发现,一路追赶,从西南到东北,神牛一边奔跑,一边撒尿,清纯的牛尿浸到哪块地里,哪块地里就长出了水晶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(2)一个水晶姑娘的感伤传说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世外桃源。祖先把他们的子孙隐藏在这一个广阔的世界里,过着自足的生活。遥远的地方传来海的咆哮,连绵的山峰层层叠叠,隐含着深得让人遐想的绿意。村庄星星点点撒落在无边无际的山里,草原上点缀着成群的牛羊,天空是最深邃高远的蓝色,需要雨水的时候,会有大朵大朵的白云横卷过来,但瞬间儿便无影无踪,只剩下洗得更纯净的一片绿色世界。这是暖季的风景。这里四季分明,冬天弥漫在天空里的雪,又是另一番景象。这里的人,也许由于长久以来的暖饱生活,性情都很开朗,歌与舞是这里的人生来就有的天赋,就象使用嘴与眼一样便利。他们没有宗教,只对住在山顶上的圣女顶礼膜拜,因为这个世界与圣女共存。 由于继承了一个不可知的秘密,圣女世代以来,使这片土地肥沃,使人们安乐,将外面的不幸渐渐淡忘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山顶上修葺着豪华的宫殿,每年的贡养使圣女宫日益富丽,圣女宫的长老们在这片土地上有着显赫的地位和不言自明的权威,连圣女的侍女走在村里的时候,全村的人都要出来做五体投地的膜拜。而圣女几乎从不出宫,人们只有在每年的第一场雪后,一年一次的朝拜时,才有机会远远地望见圣女站在圣坛上,举行着某种神圣的仪式。而且,对圣女的直视是不恭敬的,人们匐匍在地,虔诚地诵着即兴自编的颂歌。这是这片土地上唯一的信仰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在群山深处,有一片湖。湖面非常开阔,蓝的水映着蓝的天,显得异样的玄远。浅滩处,有石头在湖水柔和的冲击下宛然地立站,渐成圆满的形状。湖边沙滩一片白色,时时有龟爬上滩来晒太阳,湖的周围是沉默的原始森林。在寂静的虚饰下,生命从容不迫地喧哗更替。鸥在湖面上轻巧无痕地掠过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湖面象人的心灵一样,将周围动与静的影像摄入湖心,于是湖里便孕育了水的精灵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的精灵在湖面下,睁开了眼睛,看亘古不变的风吹去动,看山峦日月的交替变迁,有时,会有人坐在木片上从湖心飘过。精灵想不明白许多事,便猛然冲向湖底,象风一样在水里激荡,她的拥抱有时会让湖里最年长的大鱼也要手足无措。精灵慢慢地长大,隐约具有了人形。她在大鱼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透明的身躯。月夜,她经常起伏在湖面上,随着波浪来到湖边。有一天,她看到了一个美丽的白衣人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月亮让她的白衣发出莹莹的光,她站在湖边,面对着湖面,凝神伫立,夜晚的湖水不知羞地轻舔着她濡湿的赤足,连风都在她的四周敛息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精灵吃了一惊,翻个身,从湖面上抬起头来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白衣女郎静默地望着她,眼里却有一丝同样的惊奇:水忽然间幻成了人形,从广阔的水面中仰起头来,流动的水形成了她的长发。水质的形体使她看不清精灵的五官,但她能感觉到精灵的吃惊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精灵攸忽一下,溶进水里,她第一次如此真切地看见了人类的美丽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湖面恢复了月光下的宁静。白衣女郎依然伫立着,直到她感觉身后有人在接近。她回过头来,一个混乱的青年在不远处站住了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青年看到如女神般的女孩微微扬起双唇微笑,于是似乎从古以来所有的月光都凝在了她的脸上。湖水拍击的声音都消失了,头上星月的光辉暗淡了,青年如掉进了绝望的深渊,求救似地向女郎伸出了手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女郎的笑容充满了至爱,而此时,却因受惊而敛起。她转过身,疾步向森林里去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青年看到女孩身后,留下一串脚形的青草,一下子匐匍在地。 所有的人都知道关于圣女夕阳的传说:步生青草,而他今日得见。然而,青年从地上抬起混乱的头时,却一脸是泪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第一场雪后,这个大湖被尊为圣湖。但湖里的精灵,不明了这所谓的命名,在冰封的湖里,慵懒地沉思。白衣女郎的美丽,在精灵的心里唤起了一种悲哀。在这悲哀中, 湖边夜夜传来一个男子的歌声。精灵听这苍凉的歌声伴随着冬天的来临,直到第一场雪后,歌声消失。然而,精灵在冰底,看见一个男青年在冰上的倒影,精灵知道那就是夜夜歌唱的人,但他似乎永远地将保持缄默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年长的大鱼们看到欢快的精灵变得越来越沉默。精灵想早日变成人,但这不是大鱼们能做到的事。春天来的时候,精灵仍然躲在冰里,不肯融化。夏天来的时候,这唯一的一块冰,有一天悄悄地嘱托潮流将她抛到了沙滩上。精灵想借助阳光的力量,把自己沥成人形。水的精灵,在炽热的洪烤下,听见自己的血液在蒸发,甚至一度,痛苦使她认为自己已经涣散。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森林里的时候,精灵看见了自己的身躯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不再唱歌的青年又坐在突起的岩石上,凝神之中,他似乎看见岩石下的沙滩上忽然间出现了一个少女。自焚般的痛苦使他闭上了眼。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,幻觉已经消失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月亮升起的时候,精灵仍然看着自己发呆。然后,她对风说:“我叫水晶。”她知道,喜欢惹事生非的风会把她的消息告诉湖里的大鱼们。她又听到了那久违了的歌声,那让水晶想哭的歌声。她抬起头来,看到了那唱歌的人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做了人,才知道走路有多难。她艰难地靠近坐在岩石上,决意要与石头同化的青年,心里填满的欣喜。她轻轻地坐在青年身边,仔细地看着他年轻的五官和肤纹。但青年不再唱歌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亲吻他的鬓角,但青年静默不动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快乐地说:“我在这里,你看看我。”于是青年转过脸来,但双唇紧闭,眼里满里疲惫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“唱歌吧!”水晶热切地要求,“我要听你唱歌。”但青年双唇颤抖,他站起身来,向森林里去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心里难过,她几乎听见青年要重新唱歌了,但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将青年的歌声盖了起来。水晶跌跌撞撞地跟着青年走,心里却发慌,她不知人的生活将怎样开始。但她知道她必须跟着他走,好象她别无选择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“我要嫁给你!”水晶大声地说。青年疾步走着,沉默不语,水晶便将它看作默许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森林里的小村庄,村庄里的小茅屋,是青年的家。水晶不禁怀念起广阔多彩的老家来,他她禁止自己再想。她现在要重新开始了,作为一个人间的女子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悄悄地观察着村里的其他姑娘。她们都用衣服将自己的身体遮盖起来,水晶不喜欢这些累赘,也不喜欢这奇怪的色彩,但她试着与人一样。问题是,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采集或制作,但衣服对于水晶来说,是没有来源的。水晶看到邻家的屋前晾着的衣服,便悄悄走过去拿了穿在身上。一阵风过,邻家大妈跑出来,说了声:“好大的风!”便把水晶身上的衣服拎了回去。水晶的脸羞得通红,便发誓再也不再喜欢这些莫名其妙的布片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学习做各种各样的事,但她仍保持着精灵的习性,远远地躲着村人。朋晶快乐地生活在青年的周围,打理小屋里的一切。青年惊讶于周围的变化,甚至慢慢地记忆了悲伤,但他仍然缄默。当他睡着的时候,水晶便又听见了那歌,于是水晶心里重又升起了浓浓的悲哀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渐渐地不想再听这歌,但它仍然每夜在他睡着的时候响起。秋天来了,水晶不明白为什么树木都掉了叶子脱下浓装,和山峦一起将自己裸露在青天白云下的时候,人们却将自己更深埋藏在衣服里。水晶想看到丈夫快乐起来,但他总是保持着最严酷的冷漠。冬天再次降临的时候,水晶自以为是一个很称职的妻子了。她已习惯于家务和丈夫的冷漠,但在深夜里听到这歌时,水晶还是会深深地哀伤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又一次见到了那在湖边伫立的美丽女子,她依然白衣赤足,长发垂腰,然而神情却失去了那种凝重静默。水晶看见苍白的女郎在她前面站定,失神地看着她,慢慢地举起了手中细软的拂尘。水晶肩上一痛,便留下了条条缕缕的血痕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夕阳和水晶都吃惊地相互看着,然后夕阳就慢慢地走回宫去,一面转过头来,目光很远还一直注视着水晶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第一次被人这样看着,惊呆了似地看着女郎慢慢地消失在巍峨的宫门里。肩上的血依然在滴着,而宫门关上的一刻,奇特地歌声就象被吞咽了一样从最低音上消失了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青年痴呆了一样看着夕阳消失的方向,任水晶痴呆了一样看着他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守在丈夫身边,夺魄的伤心阵阵袭来,水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。朝圣后回到家,青年就日益消瘦,脸上的轮廓日渐分明,水昌似能听见他体内燃烧的声音,然而水晶无能为力。只有在夜里什么也看不清的时候,水晶听到她不明白的声音在丈夫体内呻吟。水晶轻抚他的额头,告诉他许多湖里的事,然后他才能睡去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有一天,水晶的故事讲到了她幼年时遇到的白衣女郎:“我第一次见到美丽的人类,那么不同寻常的美丽!”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青年翻个身,抱着头,不要再听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“就是那个在雪里唯一站着的女郎呀!”水晶说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水晶又听见了那个在丈夫体内的呻吟的声音:“夕阳!”她听见那痛苦的声音叫着,“夕阳!”于是她知道那个女郎的名字。她徒然地紧紧抱着丈夫痛苦而空洞的身躯。 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第二天,水晶起来时,发现丈夫消失了。这一次,她不知道、也许是不想知道他去了哪里,水晶不再听到那歌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  也许由于仪式的失败,第二年圣女夕阳就病了,她听见夜夜有挥之不去的歌声在圣女宫四周荡漾,但长老们却没听见。风暴时时袭击着这片土地,人们开始惊慌。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AvO大湾区工业设计网

  文  /  本站整理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